紹姍書屋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ptt-第312章 有何企圖?展示

Earthy Hannah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她这句话,让气氛瞬间就变了,倪高飞看着倪莹莹皱着眉:“你想让你大哥回来?”
倪高飞的语气显然是不悦的,倪莹莹点了点头。
倪高飞站了起来,“以后这种话若是再提,就别回相府了!”
他迈开步子离开,神色冰冷如霜。
倪莹莹皱着眉噤声,邹阳曜放下手中的茶杯,看着倪莹莹,有些嘲讽的说;“你别告诉本将军,你不知道提及这个,你爹会生气。”
倪莹莹一脸委屈的低垂下头:“只是觉得二姐已经过世,总该有个人送送吧……”
她和倪月杉都是与倪月霜同父异母的,自然没有倪鸿博来的亲啊!
邹阳曜和倪月杉皆是沉着一张脸,不想搭倪莹莹的话。
倪莹莹再次老实的闭嘴,倪月杉却开口说:“倪莹莹,我想问一问,你与田家少爷当初约见是在哪里,他可有提及他会躲到哪里去?”
倪莹莹垂下眼眸,揪着手绢有些狐疑的说:“当时我与他谈话,是在一家茶楼,他要去哪里躲藏没有说过,我自是无法知晓,也或许,发现他尸体的地方,就是他躲藏的地方。”
倪月杉看着她,双眼微微眯起:“邹阳曜可以无意间知晓你和田家少爷的勾当,不知你可否提供出其他可能知晓这件事情的人?”
倪莹莹低垂着头,手指一直在搅动着手绢,“……当时见面只有我与他在茶楼内,除了帮我传信的下人外,没有其他人知道,而他,究竟有没有跟谁说,我便不清楚了。”
倪月杉目光定定的看着倪莹莹,倪莹莹的话,她并不是全信。
景玉宸有事,得利的有倪月霜、皇贵妃,长公主以及四皇子和邹阳曜。
出事时,倪莹莹不在相府,所以她与田家少爷勾结的事情,倪月霜没有机会得知,那剩下的嫌疑,只有邹阳曜与居住在宫外的长公主和四皇子?
倪月杉目光落在邹阳曜身上,邹阳曜被倪月杉盯的有些不自在。
“有什么尽管说!”
倪月杉目光审视的看着邹阳曜,如果是邹阳曜所为,当初就不会提示她了。
倪月杉最终冷漠道:“没什么。”
她站了起来,朝外走去。
她现在只怀疑四皇子与长公主!
他们最近一定与田家少爷有出没过同一个地方,不然不会知晓田家少爷准备躲藏这件事情。
看着倪月杉离开的身影,邹阳曜开口制止道:“你若要帮二皇子调查,我倒是愿意出手帮你。”
倪月杉的脚步顿住,回头看向邹阳曜,她没多犹豫,直截了当的说:“你的嫌疑还没有清除呢?”
然后她迈开步子走了,邹阳曜看着倪月杉的背影,没再开口,倪莹莹在一旁提示:“将军,大姐她太不给面子了。”
邹阳曜只冷眼看了倪莹莹一下,没说什么,迈开步子走了。
倪月杉到了二皇子府,景玉宸将房门关闭上,拉着倪月杉进了内室。
“你怎么来了,相府现在应当还有不少人盯着?”
“我是来商议查真凶的事情。”
景玉宸神色严肃了下来,二人坐在桌子前,景玉宸给倪月杉倒水,倪月杉开始讲述:“倪莹莹提供不出线索,田家也不会跟你说实话,我们只能猜测凶手是谁,然后引蛇出洞。”
景玉宸意外的看着倪月杉:“你心里有主意了?”
“暂且试试吧。”
倪月杉端起景玉宸给她倒的水,喝了一口,景玉宸在旁边询问:“霜嫔的死,母后已经派人告知我了,你现在,心思狠了?”
倪月杉点头。
景玉宸手指敲击着桌面:“那邹阳曜呢?”
倪月杉愣然:“……他还欠着左盈的人命,我对他从始至终都是仇人,若有机会,必然让他偿命!”
景玉宸看着倪月杉有些狐疑:“他现在已经变了,难道你真的下的去手?”
“他就算转变了,我也不会原谅他。”
之后二人谈论了一下查案如何进展,拿定主意后,景玉宸当即派了人去办事。
看见外面夜色深了,倪月杉出了二皇子府。
在京城一处偏僻的巷口,倪月杉外面罩着宽大风衣,头上戴着风帽,整个人笼罩其中,她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转过身去。
夜色的掩盖下,她站在巷口内,巷口外的人并看不清楚,站在里面的人是谁。
被带来的人,环视四周,神色有些不安,“你们不是来救我的吗?为何将我带到这里来?”
她的声音带着轻微的颤抖,显然,她的内心是害怕的。
倪月杉抬眸看她,回应:“田夫人,何须害怕?”
卫清秋听出是倪月杉的声音,诧异的瞪大眼睛。
“怎么,怎么是你!”
她本在天牢内被关押着,有人探监,但其中一人冒充了她,将她给替换出来了。
原以为是将她带离京城,留替身为她挡灾,却没想到,这幕后之人是倪月杉?
倪月杉看着她,一步步的走近:“田夫人,我们做一笔交易吧!”
半夜后,倪月杉回到相府,相府内没有半点过春节的喜庆味,整个府邸十分寂静,倪月杉回到汲冬阁,任梅坐在桌子前,显然一直都在等她。
倪月杉摘下宽大的风帽,走过去,唤了两声。
任梅惊醒过来,倪月杉无奈叮嘱:“下次,别再等我了,若是着凉了,难受的只有自己。”
任梅站了起来:“小姐需要用宵夜吗?吃饺子!”
倪月杉摇头:“你回去早点休息吧。”
任梅也没多说,离开了房间,倪月杉在桌子旁坐下,她有些忧心,不知道事情能否顺利。
白日后。
景玉宸在二皇子府举办赏茶会。
虽然他没有自由随意出入皇子府,但皇帝也没说,不允许他在府中举办茶会。
景玉宸邀请的人并不少,拿出各种名贵茶叶,有些是皇宫赏赐的贡茶,想品尝,基本没有机会。
原本冷清的皇子府,今日热闹了起来,
景玉宸一身暗红色的长袍,墨发用玉冠束着,面容邪魅的他,手中摇晃着一把黑色骨架扇,时不时的转动一下。
看着已经落座的不少人,唇角微扬。
此时一身藏青色长袍的景承智正在与人攀谈,有人敲在了他的肩头,他才转过身来。
他亲和的唤了一声,“二哥。”
景玉宸看着他,调笑道:“原以为,你会因为我现在的处境对我敬而远之呢?”
“有好茶,我岂能不来。”
景玉宸在四周环视了一下:“没带你府上那位?”
“内人有了身孕,不便出门!”
景玉宸恍然:“今天来的人不少,我就不招呼你了,你自己随意!”
景玉宸摇晃着手中折扇,悠闲自得。
喝茶不比喝酒,喝酒越喝越迷糊,而喝茶,只会让人越来越清醒,跑茅房的次数也跟着多了。
今日茶会品种确实是多,前面的茶已经觉得是好茶,可后面奉上的茶,却是极品中的极品,一时间没有任何人舍得离府。
到了傍晚的时候,茶会才结束,吃了糕点,喝了各种好茶,皆心满意足的离开。
景承智朝府外走去,他心里有些犯糊涂,景玉宸设下茶会,有什么企图?
他眉头微微拧着,人踏出了皇子府大门。
在府外上了马车,马车摇摇晃晃行走起来,因为是晚上了,摆摊的百姓开始收摊,路上的行人多了起来。
马车不能畅通,走走停停让人很是烦躁。
景承智掀开马车帘子,对外提示说:“在旁边停下,等等人流少了,再出发。”
“是。”
车夫听话的将马车停靠在一旁,这时在前方一辆马车飞快奔行而过,吓得不少过路人纷纷避让,更有挑着担子的老者摔倒在地。
担子里的玉米棒散落开去,有不少过路人上前哄抢,车夫不得不勒马停下。
车夫对马车里的人禀报道:“夫人,前面有路人拦了去路,需要耽搁点时间。”
“将路人赶走,不可耽搁!”里面传出妇人着急的声音,很急迫。
车夫挥舞着手中马鞭,“快闪开,快闪开!”
挑担子的老夫这时才从地上爬起来,扶着腰,朝着马车走去,“你们害的老夫东西都被打翻了,你们要赔偿!”
车夫神色不悦:“滚开,少在这里讹钱!”
车夫怒骂,马车内的妇人却是开口:“给他钱!”
车夫在身上摩挲了很久,只找到了几文钱给对方丢去,老夫立即不愿意了。
“叫你们夫人下来,几文钱就想打发人走?今日不给道个歉,别想走!”
他伸手便要拉着马车内的人下来,车夫厉声呵斥:“放肆!你的损失我们夫人会赔偿的!”
马车帘子此时被掀开,夫人递出一只镯子:“我想,这够了吧?”
车夫看见镯子时,双眼已经直了,他连连点头;“够了够了!”
态度与之前相比简直天差地别。
马车内的手收了进去,车夫扬着马鞭:“捡东西的都快点让开了!”
景承智放下被他揭起的马车帘子,开口道:“跟上那夫人的马车。”


Copyright © 2021 紹姍書屋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